诗歌散文

 
“我不做大姐已经好多年”

广东客都律师事务所  曾艳梅


    我的家乡叫白面村。因为那里的人脸白,只有我是这么想的!
    妈妈说我小时候长得俊俏,皮肤白里透红,高高个子,还扎着长长的马尾。那些年,放学路上总有那么几个人在固定时间、固定地点张望着。可很多年后,我才从姐的口中得知,那些是欣赏的目光!
    后来,我家搬到城里了。我也不断长大着,妈妈说我变丑了。我想肯定是城里的空气把我污染的,多好的姑娘就这样了,还是乡下才养人。
    梦里回乡,经过以前的大宅院,那里有我至爱的奶奶和哥哥,也是我今生的绝爱,非常爱,非常美。那时我们住在一座很大的围龙屋里,大得很,方圆百里的围龙屋中就数它最大了,可容纳几十户人家。围龙屋门前是一口池塘,池塘边上是条小路,种满竹林,还有棵百年大树,夏天很多人在那荡秋千。小路旁边是条清澈的小溪,小虾摸鱼时少不了它。夏夜星星很亮,荧火虫很亮,大家坐在池塘边上,大人聊天,小孩玩乐,热闹极了。
   当年我通过童年伙伴的竞选,成了孩子王。看好我的具体原因不详,但小屁孩的眼睛是雪亮的,思想是很纯真的,说明我当年是有魄力的。你懂得!
    成了孩子王之后,我的小跟班在顶锋期有9人。每天上学,她们都先到我家等我,放学后也会到我家集合汇报。每次上学时,我是带头领队的,那浩浩荡荡的队伍像鬼子进村扫荡,不,哪有那么可爱善良的鬼子,我们是祖国的花蕾,是道美丽的风景线。
   那个年代女生是不跟男生有任何瓜葛的,即使老师安排男女同桌了,也在桌子上划个很深的三八线,男生超线了,女生就狠狠地把尺子跺下去。基于这种特殊的历史背景下,我的小跟班迅速的少了3人,因为他们是男生,再跟着我混会受到其他村男生的嘲笑。也罢,清一色的娘子军更好管理。此时,小跟班中仅剩一男孩,问他要否退出,人家可怜兮兮地说:“大王,不要清理我出去。”后来他就成了我们队唯一的男性代表。因为他实在还小,啥也不懂,面子对他来说不重要。
     我喜欢收藏漂亮的鸡毛,公鸡尾巴上的那种,做毽子特别好看。小跟班们为了讨好我,常去偷袭正在睡觉的公鸡。回来便慌说是捡到的,看着那副灰头土脸的样子,我估计就是人扑上去,公鸡吓醒了,人倒在了鸡窝里!可是我更心疼公鸡,公鸡没了漂亮的羽毛,母鸡媳妇会不喜欢它的,而且这种人为的被拨毛会很痛。于是我生气地告诫不许有下次,可下次还是有人“进贡”漂亮的鸡毛给我。
    我喜欢午睡,可是没我在场,小跟班们就玩得索然无味,经常意见分歧而发生矛盾,她们便在我房间的窗口下猫猫地叫着,以达到催我早醒的目的,我妈妈就会赶她们走。她们无聊就去山上摘野果子打发午休的时间,等我醒来时,就能吃到了。大王这种优越的待遇,我感觉还蛮好的。
    我喜欢编花串装饰房间,需要用到糖果纸。年后开学时,学校地上才有很多平时难见的糖果纸,当我的小跟班们迅速捡来两大袋花花绿绿的糖果纸给我时,我体会到了人多力量大的美妙。
    偌大的围龙屋里,我们乐此不彼地玩着小屁孩玩的游戏,过家家、跳绳、打石头、踢毽子、捕蝴蝶、掏鸟窝、捉迷藏、模特走秀,当然我是不用表演走秀的,我只需像皇帝选妃那样坐着欣赏,小跟班们一个一个有顺序地从后门扭着小腰走出来,抛媚眼、摆飞吻的姿势也是可以有的。
    院子那么大,玩捉迷藏时难找的很。我故意大声说,哈,**,我看到你了,出来吧。结果人就自动出来了,还傻傻的问“我藏得那么好,你怎么发现的?”我心里乐开了花,其实我是在投石问路。不过小跟班们也有不听话的时候。她们藏在棺材里时(那时的老人在世时会先买好棺材放着,蕴意“升官发财”)我就没办法了,我是不敢进去的,就这点,我只能认输,这些疯了似的丫头,什么也不怕,却怕我。
    我向来是正义和善良的,但也会思想有问题的时候。有一次,我们在山下的农田里拾稻谷上交学校,可一转眼小跟班们就跑到山上去了,大喊李子又大又甜啊。我阻止无效,思想斗争了五分钟也果断地加入了。就在我们偷吃了李子还想兜着走时,有人大喊:“偷李子啊,你们这帮小兔崽子,我的李子刚喷农药的。”我们吓得撒腿就跑,以火箭般的速度逃回了家。经点数,人齐,还好没人掉队,就在我们相视大笑时,突然意识到农药这词,完了,我们中毒要死了,哇得一声哭成一片,也不知哭了多久竟睡了过去。遗书都写好了,醒来发现都还活着,那种重生的感觉真是狂喜!从此,我就下令,不拿群众一针一线!
    其实,“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。”当孩子王也要付出代价的。哪个男生欺负我的小跟班了,我是要第一个站出来伸张正义的。有时是怒目眼瞪、双手叉腰像母夜叉似的训那人;再不服气就立“挑战书”,约在放学路上打架定输赢。大部分我是能赢的,因为我当时早熟个子高占了优势,但也免不了受些皮外伤。可是,“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。”有人表面被我训服了,却暗地里袭击我。学校偶尔会放电影,那是非常热闹的盛会,男女老少都参加,正当我看得津津有味时,背部被人狠捶一拳,我还没反应过来人就逃在茫茫的夜色中了,我估计对方那拳是使出了浑身的劲,软痛了我好多年。打就打,还来阴的,太不厚道了,强烈鄙视那小屁孩!
    ……此处省略很多个童年趣事。
    那个年代的生活虽然清贫,却是何等的快乐与满足。我是幸运的,有着一串串美好的童年回忆,也许一直在城里长大的孩子,蕃薯是树上长的还是地下长的也不清楚吧。
    也许没有拥护者,自然就少了霸气。瞧我现在斯文的样,怎能想到会有当年大姐大的风范?其实一直想回去看看,漫步在儿时走过的乡间小路,我希望心爱的人,牵着我的手,静静的陪着,当然亲爱的姐在一块就最好了。无限怀念那份安宁的味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3年1月20日

Copyright©2009-2010 广东客都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. (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.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)
粤ICP备10205033号技术支持:炎宇服务